免费学习网:小学/初中/高中学生的自学网站!

最新更新文章排行

优优自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四大名著

【沙玉华】沙玉小说片段

时间:2020-06-06人气阅读: 作者: 优优自学网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阅读!

导语【自学网】业精于勤,荒于嬉。本文是关于“【沙玉华】沙玉小说片段”的知识讲解,三人行,必有我师也!【沙玉华】沙玉小说片段 名著经典摘抄?的正文内容如下:

  十七、却道流连是桃夭

  单宇一行于那棋盘洞口看着铺于地上的地图,一片桃红模糊暧昧,却是看不清这新起的变化所代表的意思。

  而地图上后续的道路皆是由这一片桃红所起,绝无其它通道。

  云中卿与灵羽看过之后皆是一阵默然。

  “这国王给的地图怎么尽是些没用的,我飞蜥算是看懂了,这地图其实就是国王设的幌子,到了这地下,全得靠我们自己。”飞蜥两次观看地图都未曾在地图上看到明确的指示,此刻再也忍不住了,也顾不得耶律二兄弟在场,正所谓山高皇帝远,他到也老实不客气,连着那楼兰王也一起挤兑了。

  “飞蜥兄弟稍安勿躁,这地图虽是意指暧昧,但大的方向还是有把握的,我等这一路而来并未行出太远,是以这地图上变化有限,不过地图上透露这眼前之地乃是一处重要所在,能否寻得那仙药回去,这里可是关键的一站啊。”说罢单宇便将地图上的图文指给飞蜥等人。

  “这地图所指处一片朦胧,却并非外物损伤所致,而是地图原本如此,且这团事物中隐有字迹,不知几位可曾见得?”

  众人听闻这地图上出现了字迹,皆是围拢过来。

  却是见那一抹桃红之中几行小字渐渐隐现:

  桃夭梦境,虚实无常;

  其华灼灼,其意渺渺。

  众人见这些字迹若隐若现,脸上却是不知何意的一阵困惑。

  “桃夭原是指美好的梦境,中原有《诗经》云: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原是民间传唱之辞,看来这地宫的建造者与中原有着莫大的联系,先是棋艺,现在又是乐府,真是有趣。”灵羽向单宇几人解释道,几人生长于楼兰,不知这中原事物也实属正常。

  “按这地图所指,这里的一切恐怕都是实中有虚,虚中有实,大家一定要小心了。”云中卿也是提醒众人。

  地图所载仅限于此,众人经过一番休整,此刻便准备起身进入这桃夭迷境了。

  通道之中四壁滑如镜面,其间一片粉色,竟是有成片的桃林现于那四壁,层次分明,触手可及,让人有如置身四月桃李纷飞的岁月,却哪里是楼兰这等地方能够见到的景色,直是将耶律两兄弟看的呆了。这里除了他二人,其余皆曾行走过四方,这等秀丽的景色也曾见过,见到他二人此刻发呆傻愣也是心下会意。

  耶律齐臂上之伤有云中卿所给之药,早已是无甚大碍,只是不能挥剑使刀,此刻却是不必再需人时刻照顾,倒是耶律安此刻竟似走入那眼前的美景之中,全不顾周遭几人,直是朝那光壁摸去,众人也未留意,就这般缓缓行于这明艳绝伦的通道内。

  耶律安手指触碰到那光壁的刹那,众人突觉脚下一空,原本结实的地面竟是凭空消失一般,原来这整个通道的地面就是一块可活动的石板,此刻却是由那耶律安触发了机关,众人就这么直直朝下掉落而去,纵使云中卿灵羽二人功夫了得,也只能是顾及自身,四壁光滑无可依托,单宇等人早已掉落下去,这机关之下却不似想象之中一片漆黑,内设竹签铁刺,却是一如方才,整个走廊好似凭空被向下拉伸了不知多少,而走廊尽头原本就是一面光壁,其上树影摇曳,桃瓣纷飞。

  下方传来几人的叫喊,似乎是一直处于不断下坠之中。

  云中卿同灵羽交换眼神,二人便同时顺着光壁一侧滑行而去,这光壁看似陡直,却是于下方丈许处微有弧度,整个通道不知通向何方,一道而来,四壁依旧粉红一片,耀人双眼,灵羽就这么顺着光壁朝下,却并未注意此时他早已失去了云中卿的踪迹,不知何时这长长的通道被那光壁隔断,众人此刻仿佛进入了那错综复杂的神仙洞府,那里还知晓自己身在何方。

  灵羽一路看着眼前光壁之上万千桃林遍染,而后自那桃林深处竟似有人影走出,顺着层层桃瓣飘飞的方向,灵羽突然觉得这其中景象似曾相识但又想不出到底出自何方。

  灵羽想要看清楚其中种种,却是越发费力的去寻找越是找不到那道人影的所在,灵羽能够感受到自己在这奇妙的通道之中不住的下滑,而眼前的景象却不受他下滑之势的影响,仿佛也跟随他一路滑落而来,此刻的灵羽越来越觉得这光壁之内所显现的并非简单的画面,似乎是要告知他一些很重要的东西,但却是有种剪不断,理还乱的苦楚。

  忽然想到那地图所说,灵羽内息鼓荡,欲要将面前光壁震碎,那光壁竟有如水波一般,随之而散,而此刻灵羽发现自己竟是躺在一大片桃花之中,似乎滑落至底,便到了这舒适精致的花床之上,而此刻他面前竟是真的出现了一片桃林,头顶仍是那特殊材质的光壁,此刻却是艳阳高照,万里无云,而眼前的桃林随风而舞,香风阵阵,直叫人心旷神怡。

  灵羽朝着那桃林深处而去,他倒想看看那幻影之中的人影在这下方是否真的存在。

  而单宇顺着那光壁一路滑下,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他看到了王城之东,高墙之后,各处都是病患狂乱之人,而他苦苦搜寻的那抹身影又在哪里。

  单宇心惊不已,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竟然能够看到心中所想,单宇怀中尚有地图古卷,瞬间便明白这一切都是幻觉,这光壁之上定有古怪。

  单宇知道自己此刻恐怕已是陷入了迷阵之中,慌忙咬了自己舌头,直是疼的他眼前一片模糊,而当他看清眼前事物,不由的再次吃了一惊,他躺在一张破旧的草席之上,草席之下是成堆的干草,似乎自那怪洞中滑落而出便到了这个地方,他站在这破败街道的一角,这里像极了方才看到的那王城之东,却是少了那些病乱之人,单宇知道这里肯定不可能是那王城以东,但却只能在这废墟之中穿行,他高喊着灵羽的名字,其它人必定也是掉落在这破城某处,单宇起身朝着远处而去。

  而此时,耶律安正如同灵羽一般身处一片桃林,不同的是相对于灵羽的疑惑,他完全被眼前的景物所吸引,寻找哥哥耶律齐下落的同时沉浸在这从未曾见过的景色之中。

  云中卿如同灵羽那般打破光壁幻影来到一处竹林,这里的天空依旧由光壁所代,而竹林却是实实在在,且完全按他当年拜师学艺的清风观所设,心下也是惊奇,似乎并未走出那光壁幻境,却又实实在在地到了这宁静竹林之中。

  流沙飞蜥此刻回到了穷困的小村庄,那时的他还是普通的百姓,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旧地重游让他倍感唏嘘,且不管它是如何来到这么一处地方,此刻的他走在这无人的低矮房屋处,阵阵风沙,阵阵悲凉。

  而那耶律齐却是回到了楼兰王宫,此刻正向着王宫中心而去。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给这个世界增添了一抹滑稽,而原本清醒的人们确是甘愿迷失在这虚无的世界里,追逐着那心中明知无望的存在。

  单宇在破败的废墟之中穿行,在他内心深处多么希望看到父亲那熟悉的身影,他有着太多的疑问,太多的不解。

  而这无人的荒城此刻成了他一个人的牢笼,他在其中找寻的却不是出路。

  这里没有故人,更没有敌人,所有人都在自己的内心往返穿梭。

  灵羽立身那一片桃林之下,他终于找到那一抹模糊身影的根源,他脸上的笑容平淡,散漫公子此刻也透露出深藏心底的怅惋,那一抹身影终究只是属于过往,一幕幕往事伴着那地图上的字迹涌上心头,桃夭桃夭,虚无缥缈。

  灵羽身前的桃林开始散去,一如那蜃楼海市,顷刻消散于无形,而此刻的他却是依身于一处绵软之物上,四下依旧粉的耀眼,美的过分,这里已不能用石室这种简单字眼来描绘,四壁璀璨,皆是由水晶雕刻而成的屏风,而地面铺有各色地毯,头顶上方却是那迷幻的滑道夹杂在成片的水晶壁顶之中。滑道下方是一处柔软的羊毛大床,其下不设床板,却是一韧性极好的兜网代之,难怪自那滑道摔出也不曾醒来,斗室之内设香炉一座,此刻还有缕缕香烟袅袅而起。

  灵羽立时以衣袖捂住口鼻,难怪连他也会陷入那层层幻境之中,原来这通道下方竟是然有这迷香作怪。灵羽将迷香踢灭,忙向屏风而去。

  却是听闻不远处有响动,这里虽布置奢华,到处晶莹剔透,却是低矮不过丈许,定是为这迷香能够发挥效用而特意设计,灵羽不能腾挪到高处,此刻也只好凭着听觉向着那声响方向前行而去。

  这里屏风所隔皆是如那小室一般,想来便是这迷魂阵的中心所在,其余几人必定也是昏睡于此,灵羽正抬手欲撤去阻挡住去路的水晶屏风,却是自屏风后出现一道身影,灵羽闪身后退,看到云中卿那熟悉的白袍。

  “灵兄弟果然是你,以我推断,现今醒来的人恐怕就只有你我了,其他人必定还在这迷香之中沉睡,这里华丽不似人间,却不知有多少人不明不白的昏死在这里,迷香之中有消散人体修为的奇药,若是不能尽早醒来只会越睡越沉,你我分头行动,务必找到其余几人才是。”云中卿脸上却是少有的露出了一丝急迫。

  灵羽点头便与云中卿分头而去。

  耶律齐二兄弟被灵羽寻到,流沙飞蜥由云中卿背着来到这水晶迷室的中心,此时只有单宇不知身在何处。

  灵羽二人以身上饮水浇于几人脸上,消解了部分药效,几人陆续醒来,但残留体内的药效使得众人一阵乏力,灵羽二人一路将所有的香炉全部踢翻,却是那耶律安识得这古怪迷香乃是大漠之中少有的上品,其药力强劲,只在王宫之中才有储备,用于缓解病人身上的疼痛,实是宫廷秘药,但使用时绝不会如这水晶宫里一般大量使用,否则会令人一睡不起。

  而耶律安自王城之中也随身带了一些上好的药品,专克制一些毒素,乃是由国王下令准备,想来这寻药一途定会遭遇毒虫迷瘴,却是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灵羽按耶律安所说将解药于水中调匀,分予众人,这是几人身上最后的饮水,灵羽与云中卿亦是服用了少许解药用以抵御这空中弥漫的毒香。

  且说单宇一人独自行走在那王城东的废墟之中,不见一人,好似其它人并未同他一起来到这里,渐渐单宇感到头开始变得沉重,在这废墟之中走动的越来越吃力。

  单宇也觉察到了这里的异样,自己的身体不可能这么快就变得疲惫,这里一定还有什么是他不曾注意到的,他开始细细回想。

  但由那桃林通道滑落于此地,并未出现敌人,地图上却是表明这里并非善地,这不由的让人感到有一丝的不合情理。

  当此之时,前方不远却是出现他苦苦寻找的那道身影,那个曾带着他走过无尽岁月,教会他所有的人。

  “父亲!”单宇高声喊到。

  那人却只是在远处街角转身,一没而入。

  单宇此刻虽然知道这里必定不会出现父亲的身影,但却是想知道这些虚虚实实的幻境到底想要引他去哪里。

  脚步沉重了,他便运起体内功法,说也奇怪,每次运起功法都会发现这功法确实奇特,此时的他也不知是功法还是内心迫切欲望的作用,他不再感到困顿,脚下步伐变得轻松,他甚至想过跃上这沉默巷道的屋脊去看看自己到底身处怎样一个地方,但想到那棋室之中的机关种种便打消了这个想法,这里必定不同寻常,那抹身影出现的目的或许就是引他去到那机关重重的死地。

  他十分小心的走着,体内功法时刻不停的运转,却是觉得眼前的事物变得飘渺起来,单宇不知道对方会采取何种手段来对付他,此时的他想到了多年前父亲交给他的话。

  “当你看不清前路时,便暂且停下来,以不变应万变。”

  此时的单宇内心杂乱而不知所向,眼前的事物变的模糊而不可辨认,那原本清晰的街巷此刻却如同包裹于大雾之中。

  其华灼灼,其意渺渺。

  单宇立定身形,功法散开,极力感受着周身的一切,竟是发现周身三尺的一切都是逃不过他的感知,只是此时他更加的迷惑。

  他身旁不过一尺处便是一眼石砌深井,但他仔细感知却更像是一处平地,仿佛这里的一切不过都是虚浮梦境一般,而就在这时他眼前的景物开始起了更大的变化,那层层房屋于飘渺之中幻化着形态,竟是到了他最后一次去探望父亲的地方。

  而那门内父亲的眼神依旧坚定,与那分别之时并无二致。

  单宇再无法保持镇定,他大步向着那门内冲去,仔细感知着周围的一切变化,却是依旧感受不到任何危险。

  而就在此时父亲却是转身朝那隔离区内而去。

  单宇心下太过急促,却是忘了这里原本只是大雾之中的幻景,脚下不知为何物所絆,竟是就这么朝前扑倒了下去。

  体内功法为辅,这一扑之力却是远比他平日一扑来的有力,当他再次抬起头来却是听闻一片碎裂之声,好似那酒坛被人以大力砸在地上。

  而眼前是一片耀眼,哪里还有被隔离的王城,模糊的大雾,此刻单宇看到的是碎裂一地的水晶,四面的水晶屏风,似乎与眼前碎裂之物同出一处,精致的地毯纯白的不带一丝杂色,讲究的香炉上镂刻这繁复的纹饰,叫人看不清到底所刻为何物,只是被单宇方才一扑给弄翻在地,内里所燃的香料不知是什么,只是觉得清香异常,闻之有一股懒懒的倦意。

  “单兄弟、、、”却是依稀听到灵羽的声音,单羽知道方才必定是陷入了梦境之中,此时听到灵羽的声音果真是比什么都好。

  “我在这里呢。”单宇高声回应着。

  不多时灵羽便寻了过来。

  “单兄弟可是让我一阵好找啊,我就知道你定会自己醒过来的,你那一身的修为可是着实不弱啊。”灵羽笑嘻嘻的看着单宇。

  “我也不明白为何我会在这里醒来,我自那滑道而出,便回到了王城之中。”单宇将方才所经历的事情一一告诉了灵羽,两人朝着这水晶宫中心而去。

  “单兄弟有所不知,你我自那桃林通道中下坠之时便已是吸入了这里的迷香,陷入了层层幻境之中,若是没能靠自身功法突破那迷香,恐怕会一睡不起啊,这迷阵也是大手笔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拿水晶做屏风呢,这仙药到底是什么东西,竟会有人花如此心思守护?”

  “灵兄弟可曾见到其他人?”单宇虽也惊异于眼前的一片璀璨,但更担心其他人的安危。

  “单兄弟不必担心,其他人都在前方不远处休息,这水晶宫中看似平静,可是藏着不少东西呢,迷阵虽巧妙但毕竟只能对功力稍弱的人起作用,这里决不可能比先前的棋阵简单,云兄与众人在前方等候你我共商此事,这里不便久留。”

  单宇知道能让灵羽如此评价,这地方必定不简单,当下跟随了灵羽快速朝前行去。

94355/

以上就是【在线学习平台】优优教育整理的“【沙玉华】沙玉小说片段”的内容介绍,更多自学知识,欢迎关注优优自学网https://www.y8u8.com/

标签: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