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学习网:小学/初中/高中学生的自学网站!

最新更新文章排行

优优自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四大名著

【小说800字短篇小说】短篇小说2000字

时间:2020-06-06人气阅读: 作者: 优优自学网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阅读!

导语【自学网】业精于勤,荒于嬉。本文是关于“【小说800字短篇小说】短篇小说2000字”的知识讲解,三人行,必有我师也!【小说800字短篇小说】短篇小说2000字 名著经典摘抄?的正文内容如下:

  之一

  嘲笑声如被点燃的荆棘,她必须从这片燃烧的荆棘当中穿过去。西嘉心想。

  心中升起一丝怯意,西嘉在走下讲台的时候绊倒了,以一种很难看的姿势跌坐在地上。

  “顾西嘉,你笨到连路都不会走啦?”有人尖刻地嚷嚷起来。

  哄笑声更加汹涌了。老师出面维持课堂秩序,可是当她的视线转到黑板上时,不禁无奈叹息,顾西嘉刚刚听写的二十个单词,竟然没有一个是拼对的!

  只是死记硬背的东西而已,根本不存在学不会的问题,这孩子怕是学习态度有问题。“顾西嘉,回你的座位去。”老师和西嘉说话的声音不觉冷淡了很多。

  西嘉低着头,差不多把背都驼了下来,踩着仓促的脚步回到自己的座位。十几岁的女孩子,羞耻感最强了。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西嘉站起来,背后忽然又是“轰”的一阵笑声,他们仍在笑话她刚刚默写单词时的白痴表现吗?

  顾西嘉一点都不知道,这次别人笑她,是因为她的背后被人贴上了一张A4复习纸,上头用黑色的马克笔写着“PIG”。

  之二

  顾西嘉家境很好,据说她是托了关系又交了昂贵的择校费,才上了这所著名中学。

  班上不少同学从小学时就是一个学校的,升初中后很自然地形成各自的小群体。

  沉静木讷的西嘉哪个群体也打不进去。其实,最初大多数人对容貌恬静的西嘉还是抱有好感的,直到西嘉层出不穷地做出了一些只能用“白痴”来评价的事情。

  她第一次摸底考就考出倒数第一的成绩;语文课背诵课文的时候,哪怕是最简单的段落也背得七零八落,理科也相当差劲。她的脑子里好像布满了生锈的零件,根本没法好好运作。

  同学们开始对顾西嘉感到不屑。

  除了坐在西嘉后面的丁诚。

  丁诚有一双看上去特别聪明的黑眼睛,他也确实非常聪明,入校没多久就已经是众所皆之的佼佼者。功课好、体育好、会拉大提琴,自从他在迎新晚会上作为新生代表上台表演了一曲舒曼的《梦幻曲》、赢得无比热烈的掌声之后,他的名字瞬间火了。更难得的是,他的性格非常好,沉稳随和,简直不像十多岁大的孩子。因此,无论老师还是同学,都很喜欢丁诚。

  这个虽然优秀但一点都不骄傲的男孩,是班里唯一愿意对顾西嘉和颜悦色的同学。

  西嘉的笔袋掉在地上,他会主动帮她拣起来;课间去开水房打水,他会顺手带上西嘉的杯子;每逢下雨天,他会热心地问西嘉是否带了雨伞。

  西嘉很喜欢这个好心又温柔的同学。她曾不止一次在写作业写累了的时候,在作业本上一笔一划地写下丁诚的名字。

  西嘉背上粘着写有“PIG”的字条走出学校的那天,她一直走到公交站台,才有路人提醒她背后的“玄机”。

  西嘉红了红脸,脱下校服外套,取下那个已经背了几个钟头的耻辱,大写的英文单词“猪”。

  “谁这么坏呀!”一个热心的年轻人在一旁打抱不平。

  西嘉勉强笑了笑。她看了看手中的纸,并没有义愤填膺地把这张纸揉成一团丢进垃圾箱,反而小心地将纸折了两折,又折了两折,变成只有掌心大小,然后装进口袋。

  虽然通过大写的英文字母很难判断到底是谁的字迹,但西嘉知道,这是丁诚写的。

  之前丁诚帮她捡起的笔袋上被涂了强力胶;他帮忙打的热水喝起来味道总是怪怪的,显然悄悄加了别的“作料”。这些小动作,西嘉一直都知道。

  西嘉还知道,她进入初中没多久便受到全体同学的排斥,跟丁诚在背后的推波助澜脱不了干系。

  “花钱择校的富二代。”

  “仗着家里有钱就以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差劲死了!”

  “脑子不好,人品也不好。”

  这些话其实都是从丁诚嘴里一点点流传出去的吧。

  “今天在学校还好吗?”

  “很好呀。”西嘉微笑着面对妈妈每天例行的问话。

  真的很好呀,西嘉没骗人。因为白天所受的种种委屈,西嘉在回家这一路上都快忘光了。

  她的记忆真的很差很差。所以丁诚一直以来针对她的种种阴险歹毒的作为,西嘉很快就抛诸脑后了。不是因为她有多么宽容大度,而是因为她真的记不住丁诚到底有多可恶,比如放在口袋里那张纸,等到明天早上一觉醒来,她肯定会彻底忘掉纸上用来羞辱她的英文单词是丁诚写的。西嘉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脑子像个漏斗,经历过的事情都像在高速行驶的车中看到的风景,一掠而过,只留下模糊的影子。

  唯一深植在西嘉记忆里的,是很小很小很小时候的丁诚。瘦瘦黑黑的小脸,眼睛大而无助……

  那个丁诚是西嘉怎么都不会忘记的,所以每次面对长大后的丁诚,西嘉总是百感交集。

  之三

  开学报到那天,丁诚差点儿没认出顾西嘉来,一直等到放学回家,丁诚翻出幼儿园的毕业照合影,才确认前面的人是她。合影里站在中央的那个小女孩笑得极其灿烂又极其霸道,细长却美丽的眼中绽放的光彩简直可以媲美宝石的光芒。

  完美的鹅蛋脸,眼梢上吊的丹凤眼,精致的菱形嘴,小巧挺拔的鼻梁,长大后的顾西嘉和幼时相比,只是同比例放大了一些。如果说小时候的顾西嘉是个小美人的话,现在的顾西嘉仍旧是。只是,眼眸中的神采不见了,就像钻石忽然变成了玻璃。

  丁诚还记得,小时候的顾西嘉相当聪明,老师要他们倒着数数,总是顾西嘉数得最快最多最准确,新教的儿歌或舞蹈也总是她第一个学会。

  现在的顾西嘉却像大脑被人挖走了一大半。

  十三岁的西嘉真的好像笨得无可救药了。手指被涂了强力胶的笔袋粘住,她却不会回头找他对质;她喝了他替她打的热水后不自觉地皱起眉头,显然尝出了其中的怪味,但下次他再提出帮她打水她竟然毫不抗拒。

  “顾西嘉这个人呀,很有问题的。”一次他在别的同学面前这样诋毁她,她恰好路过,除非她是聋子,不然她没理由听不见,可是她却什么反应都没有,脸上甚至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

  上课铃声响起,老师走进教室,所有同学起身行礼,坐下时丁诚听见“哒”的一声轻响,什么东西从顾西嘉的口袋里掉出来了。丁诚伸手捡起来,是一张被折起的字条,一层层拆开后,丁诚看到了昨天他亲笔写的那个“PIG”。

  这个顾西嘉有什么毛病,这种东西不扔掉还小心地折好放进口袋里?等等,也许他低估她了,她故意留下这个,是想作为证据吧?

  好不容易等到下课铃声响起,丁诚敲了敲顾西嘉的肩膀,西嘉转过头来。“你觉得你把这个交给老师,老师就会相信你对我的指控吗?真可笑。”丁诚一边靠近西嘉小声说,一边抖了抖那张字条。

  “什么?”西嘉茫然地看着丁诚。

  “这个呀!”丁诚拍了一下那张纸。如果顾西嘉是在演戏扮天真的话,那么她演技也未免太好了。

  西嘉的视线在字条上那三个黑色的字母上缓缓掠过,“哦。”她像是终于想起了什么。“昨天好像是贴在我的背上的。”西嘉用不太确定的口吻说,“对了,你刚才说什么,说我要交给老师什么?”

  跟老年痴呆症患者对话都没和顾西嘉对话这么费力吧?丁诚不屑地翻翻白眼。但同时,一个念头闪电般掠过丁诚的脑海。

  “顾西嘉,你现在脑子没问题吧?”丁诚小心翼翼地发问。

  “不是呀,有问题的。”西嘉非常直白地回答,就像个真正的白痴那样。

  之四

  丁诚早就发现西嘉的书包里总会放一个乐扣饭盒。上午两节课上完,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西嘉会把饭盒取出来,里面要么装着夹了肉松和小黄瓜条的紫菜卷,要么就是夹着剁碎的咸豇豆或甜甜的红豆沙的糯米饭团。如果坐在前排或后排的同学不嫌弃,西嘉会欣然和他们分享。但丁诚从来不会去吃西嘉的课间零食,他每次替她打水都会在里面撒点泥土什么的,他心虚。

  “今天是什么馅的?”今天当西嘉打开饭盒问同桌要不要尝点的时候,丁诚已经率先伸出手去抓了一个饭团。

  “呃……”西嘉露出费力思索的表情。

  “啊,原来是甜豆沙。”丁诚咬开了饭团,向里面望了望,“很好吃呢!”

  “真的吗?可是我太笨了,做来做去只会做这几样最简单的小食。”西嘉记不住太复杂的步骤,做到后面会混淆,结果通常都是灾难性的。做饭团什么的最简单了,只要把糯米煮好备用,馅子准备好备用,然后不停地捏和填充就好了。不过这样做的时候很充实很快乐,现在又听到有人夸赞她做的饭团好吃,她更是开心得眼睛都笑弯了。

  看到西嘉的眼底忽然像被点起烟火般亮起异彩,就像电视里演的那种心思单纯的小白痴,为了一点夸奖就乐不可支,丁诚的心里忽然觉得很不是滋味。

  他其实很讨厌顾西嘉,曾经他做梦都在谋划怎么向她报复。

  丁诚很小的时候父母离异,妈妈去了外省,爸爸一个大男人潦潦草草地带着他。幼儿园检查卫生的老师每次都会数落丁诚,说他脸上有没擦干净的鼻涕,头发臭,指甲太长。丁诚羞愧得恨不得挖个洞藏起来。

  “不要和他玩!说不定会染上虱子!”中气十足又清脆明亮的女孩子的声音。那就是小时候的顾西嘉,美丽聪慧、傲娇霸道。

  报告丁诚午睡尿床的是她。

  报告丁诚吃饭掉米的是她。

  集体做游戏时故意把丁诚推开的是她。

  ……

  当时丁诚觉得好委屈,他从来没做过对不起顾西嘉的事情呀,为什么她要这样针对他?

  其实,有时候小孩子像小狗一样,喜欢以貌取人。顾西嘉对丁诚的所有厌恶都起因于他总是脏兮兮的模样。那时的顾西嘉真心认为,世界上再没有比丁诚更恶心的男孩子了。

  最让丁诚难过的并不是顾西嘉对他的憎恶与欺负,而是他自己无法在心中积聚出同样多的憎恶去回应顾西嘉。

  要怎么去讨厌这个总是香喷喷的小女孩呢?指甲总是剪得又干净又整齐,吃饭的时候有板有眼,不管玩什么游戏,姿态最灵巧的总是顾西嘉。

  幼儿园拍毕业照那天,丁诚特意穿了一套一直没舍得穿过的衣服和裤子,因为没有下水洗过的缘故,新衣看上去虽然挺括,但贴在皮肤上又痒又痛。丁诚克制着自己不去抓挠。

  虽然被挤到了队列的最角落,可是丁诚还是努力摆出最端正的姿态,亮出他认为最好看的笑容。拍完照后小朋友们一哄而散,丁诚鼓足莫大的勇气,悄悄向顾西嘉走近。他从后方拉了拉她连衣裙的背带,他希望在最后分别的时候能给顾西嘉留下一个整洁良好的形象,希望她能明白他其实没有那么糟糕。

  顾西嘉转过头来,丁诚永远记得那一幕,她额前和鬓角的头发在空中划过好看的弧度,本来像涟漪一样浮现在脸上的笑容在看清他之后迅速转为厌恶。

  “干什么呀!”顾西嘉没好气地冲丁诚嚷道。

  丁诚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人刺穿了、碾碎了。那一刻,他恨透了顾西嘉。这股强烈的恨意贯穿了他整个成长的年轮。

  之五

  丁诚从回忆中恍惚醒来,对面的西嘉正一脸笑容地望着他。没想到八年之后,两个人的处境好似调换了。

  “只听‘哐当’一声,我的头顶被砸中了,我只记得那只从半空掉下来的花盆里种的是小小的仙人掌。”

  西嘉向丁诚讲述了七岁时发生在她身上的那场意外。她就是从那一刻失去她的聪明和灵巧的。

  后来西嘉照过无数次脑部CT,但没有哪位医生说得清西嘉到底伤到了哪里,他们只是说,人的脑部最复杂了。还有医生说西嘉当时精神上受到了太大的惊吓,后来她智力上的发育迟缓完全是心因性的。

  总之莫衷一是,更别提达到什么有效的治疗效果了。

  西嘉的父母试图找出将花盆丢下楼的罪魁祸首,但始终未果。这些年为了忧心女儿的身体,这对本来事业相当成功、意气风发的父母憔悴了很多。

  “有时看到爸爸妈妈头上那星星点点的白发,我觉得这都是我的错。”西嘉这样说的时候,不禁红了眼眶。

  就算亲眼见到,亲耳听到,丁诚还是不敢相信,过去那个傲娇刁蛮的小公主现在竟然懂得为别人着想,懂得自责,懂得内疚。

  “虽然我现在记性变得好差,但小时候的事儿反而记得特别清楚。其实新生报到那天,我一看见丁诚你就立即认出来了。我记得我们幼儿园同班,我喜欢欺负你,曾经用美工剪刀剪破你的衣服,把沙坑里的沙子撒进你的眼睛,总之,都是不可原谅的事情。”西嘉的头越垂越低,声音也越来越小,“所以每次看见你我都觉得很抱歉,也不知道怎么和你说对不起才好。”

  所以,每次丁诚偷偷搞那些恶作剧,诸如在她水杯里放脏东西什么的,她从来都默默忍受。“顾西嘉,这些我一点都不知道……”丁诚听见了自己哑哑的声音。

  他不知道她的今非昔比,不知道她脑子受过严重的创伤,不知道她内心的转变。他竟然处心积虑地去报复这样一个连别人对她的恶意都记不住的可怜女孩。

  西嘉又从乐扣饭盒里拿了一个豆沙饭团递给丁诚。丁诚接过去,吃的时候,他觉得口腔里一片苦涩,他知道,那是被他硬生生吞落的泪。

  之六

  “我长大想做脑科医生。”第二天在家吃早餐的时候,丁诚忽然停下来,双手抓着盛牛奶的马克杯。

  他爸妈都露出惊讶的表情。丁诚七岁那年,也就是顾西嘉发生意外那年,他的妈妈回到家中,和爸爸复了婚,两人还合力做起生意,家境很快得到极大的改善。后来妈妈送丁诚去学大提琴,学游泳、跆拳道、围棋,竭力为他提供最好的学习环境,以弥补当年短暂地抛弃丁诚的愧疚。

  总之,七岁那年,就像是丁诚和顾西嘉生命的拐点,此后西嘉的生活越来越糟,而丁诚的却越来越好。

  他好像是从西嘉那里偷来的这些幸运一样!丁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冒出这种荒谬的念头。对于自己曾恶狠狠欺负过、因为脑袋受伤今非昔比的西嘉,丁诚的心中充满了说不出的内疚。

  他继续用自言自语般的语气说下去:“要当世界上最厉害的脑外科大夫。”说完,他又若无其事吃起早餐。

  其实想做脑科医生什么的,丁诚是想说给西嘉听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好意思,所以迟迟开不了口,后来想想西嘉记性那么差,就算说给她听,她也未必记得住。何必像喊口号似的喊出这句话呢,只要有心去践行就好了。

  在学校里,丁诚照旧在课间帮西嘉打水,西嘉喝到嘴里仍是一股“怪味”,是白开水不该有的甜味,那是丁诚不动声色帮她加的袋装蜂蜜。

  每天放学回到家,西嘉都会在书包里发现一叠笔记,是当日所有课程的课堂笔记,记录得非常详尽,重点部分都做了标识。那是丁诚特有的横平竖直、看上去既工整又有些强势的字迹。

  甚至西嘉放学回家这一路上也有了陪伴,丁诚开始和她搭乘同一趟公交车。有一天西嘉忍不住问:“你搬家了吗?”丁诚没说话,公交车忽然一个急刹车,没有抓紧吊环的西嘉差点儿摔倒,丁诚一把拉住她。

  很紧很紧地握住她的手。

  其实——他从来都是喜欢她的呀,不管是小时候那个性格糟糕的西嘉,还是如今这个笨笨傻傻的西嘉。那是真正喜欢某个人的灵魂才会有的最纯粹的喜欢,就像喜欢春天的花朵、喜欢明媚的阳光。

  丁诚在书上看到过一句话:一个人不懂得真正的友谊,不算真正地活过。无论过去用憎恨的方式,还是如今用呵护的方式,他都是希望自己的生命里拥有那份真正而纯粹的友谊。真正的友谊,应该就是像这样不离不弃相互扶持吧。

  那天,丁诚一直没有松开西嘉的手,直到她到站。

  也许西嘉明天就会忘记今天发生的一切,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总会在她身边的。

93828/

以上就是【在线学习平台】优优教育整理的“【小说800字短篇小说】短篇小说2000字”的内容介绍,更多自学知识,欢迎关注优优自学网https://www.y8u8.com/

标签:

本类推荐